您当前的位置: 正文
地下党员向天培的革命故事
来源: 重庆党史网      发布时间: 2017年05月18日 14:48:33

 

荣昌区委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  陈朝权  魏全红

向天培,又名向家才,化名向云涛、向时生、陈德辉、陈亚平。191510月出生于四川省荣昌县双河乡(今重庆市荣昌区双河街道)。卢沟桥事变后,他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荣昌、重庆、长寿、津綦边区等地开展地下活动,为党的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屡遭批斗折磨,于1969228日在重庆第一师范学校含冤去世。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其冤案得到彻底平反。

从爱国青年到共产党人

向天培家庭贫苦,父母早亡,靠姑父母过活。他自幼好学,兴趣广泛。1932年考入荣昌中学,1933年因经济困难停学,半年后复学。1935年由同学介绍去双河小学任教。1936年考上荣昌县政府举办的联保书记训练班。桂永安是双河联保主任,倾向进步,他不惜得罪双河大姓彭家,把原担任联保书记的大恶霸彭车五的儿子彭离兹辞退,让向天培担任双河联保书记,兼双河小学教员。

卢沟桥事变后,为唤起民众,向天培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他利用“中秋”这个传统节日,在双河小学操场组织赏月会,带领群众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工农兵学商一齐来救亡”等革命歌曲。之后,他又举行提灯会、火炬游行,并登台讲演:“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反对卖国投降,实行全民抗战”“好男当兵,志在四方”,由此壮大了抗日救亡的声势,助长了革命人民的威风。

向天培充分利用学校阵地,在双河小学组织“学生自治会”,开展读书活动,学习《新华日报》《群众》《大众》《大众哲学》《论新阶段》等书籍。他积极组织歌咏队、宣传队,出墙报、黑板报等开展宣传。在荣昌县城办起了《大众壁报》,组织了歌咏团。在党的领导下,荣昌县的抗日救亡声势越来越大,峰高铺、广顺场、安富镇等主要场镇的抗日救亡活动迅速开展起来。他和廖林生具体负责组织歌咏团,在城镇和乡村,广泛教唱《义勇军进行曲》《流亡三部曲》以及抗大校歌等,演出《放下你的鞭子》《三江好》等感人至深的剧目。他们大张旗鼓地宣传救亡图存,反对贪官污吏、反对苛捐杂税,宣传党的团结抗日主张,开展群众性的抗日募捐活动,把抗日救亡运动一次次地推向高潮。

1939年春,喻素璋任双河小学校长,发展了抗日救亡积极分子、学校教员向天培入党。被得罪而怀恨在心的彭家,向县党部密报“向天培搞异党活动”。19403月,县党部和省党部的特派员来到双河抓人,在县长张茂才的保护下,向天培未被抓走。194110月,向天培因暴露被迫离开荣昌转移到了重庆。

战斗在敌人心脏

党组织决定,由向天培与桂永厚等人在中央南方局跟前建立一个点。在党员中筹集了部分资金,又找到倾向进步的纸商祝永丰合伙,利用祝的牌子,在重庆办起了锦庆印务局,并开了门市,祝永丰任经理,桂永厚任副经理,向天培任营业主任,负责门市工作,以商号为掩护,开展党的地下活动。

向天培经营的“门市”,实际上已成为川东地下党联络站。向天培常到附近许多中下层人士聚集的“江山一览轩”茶园,邀约一些要求进步的知识青年谈学习、谈思想、分析形势,组织青年参加名为国民党,实际上是我党掌握的对外文化工作委员会活动。他常与郭沫渃、夏衍、陈伯尘等接触,秘密参与邓初民、马寅初、钱俊瑞等关于社会发展史、社会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等学术报告,引导青年走上革命道路。

19434月到8月,向天培到黔北设点。在綦江的石角区青羊寺住下,以办山货为名,筹集活动资金,传递文件资料。他经常夜行昼伏,奔走于綦江青羊寺与重庆之间。

荣昌双河的彭高鹏跟踪向天培到了重庆,钻进国民党重庆稽查处当上特务,时刻了解向天培的行踪。向天培发现后立即撤离重庆,去江津暂避特务耳目。

19448月至19457月,向天培调任中共长寿县特支委员,后任长寿县委副书记。此时,涪陵五县工委遭到敌人破坏,属工委领导的长寿县党组织领导成员不得不撤离。恢复党的活动时,向天培返回长寿。县特支机关先设在葛兰小学,后设在傅河小学,他与王秉南、文克勤、刘清波等人一道任教作掩护,开展地下斗争。

党内寄给“何济公”的《新华日报》,是他和同志们组织发动群众,揭露敌人,团结朋友的重要武器。报纸一到,他及时开展宣传,使广大群众逐步了解党的主张,看清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的真面目。1945年夏,党的七大召开,《新华日报》发表了七大文件,他积极组织党员和群众学习,并根据七大文件精神,积极发动周围群众深入开展农民运动。

开展津綦边区地下斗争

1945年,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经过8年艰苦抗战,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可是抗战一胜利,国民党蒋介石马上夺走了胜利果实,准备发动内战,把人民重新投进战争的深渊。为了领导人民同反动派斗争,粉碎蒋介石的内战阴谋,我党派出大批久经锻炼的同志,深入国民党统治区发动群众,开展斗争。于是,向天培从长寿县调至津綦边区。8月,他偕同爱人但林文一起来到綦江的中峰寺。先后任教中峰小学,不久即转去江津县菜家岗的龚氏私立宗诚小学,代理校长职务,以此作为掩护,开辟党的工作。就在这里他发展了第一个党员凌照远。1946年初,他把凌照远派去津北永安地区。凌以永安为基地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开展地下斗争,党组织迅速由津北发展到津南。

1946年秋,上级党组织在江津、綦江交界的中峰乡李家榜成立了津綦边区特支,领导綦江、江津两县党的工作,向天培任书记,胡晓风任副书记。1949年初,津綦边区的党员由原来的几名发展到500多名。向天培在积极发展壮大组织的同时,利用各种方式控制地方政权,掌握武装,积极准备开展游击斗争,建立边区根据地。他安排中峰地区党组织,一方面利用社会结社、集会习俗,组织“乐平社”“蜂青社”“忠义社”等社团,广泛联系知识分子和农民,培养发展对象,扩大活动范围;另一方面有计划地派一些党员打入国民党和民社党组织,参加竞选,争取控制地盘。綦江的张天午和江津的胡平治,分别竞选上了中峰乡和太平乡的副乡长,逐步控制了一些乡保政权和武装。同时动员党员献谷捐款,购买枪弹,准备一人一枪运动,建立边区武装根据地。

向天培重视搞好党的统一战线工作。1948年,他特意去信给重庆二十一兵工厂子弟校教书的老党员危石顽,并用商人的行话布置:綦河在渝的几家商号,望你加紧联系,认真配合,取得成效。要求他做好兵工厂的统战工作,迎接解放。当时国民党对兵工厂控制很严,到处都是特务的眼睛,厂里党的活动必须隐蔽。暑假危石顽回到綦江东溪,把了解掌握的情况作了汇报。向天培听取汇报后,要求危石顽继续发动更广泛的群众,团结争取更多的朋友。

綦江东源公司是国民党的重要企业,公司董事长吴举宜与危石顽是同学,关系很好。吴举宜早年就学上海持志大学,一桩桩帝国主义欺侮凌辱中国人民的事实,不断激发了他的民族感情,因而他愿意向党靠近。向天培直接以危石顽的名义几次与他接头联系,给他讲形势,做工作,要求他保护好工厂。临解放,正是由于吴举宜的努力,粉碎了特务的破坏阴谋,整个公司包括东源铁厂、江口锅厂,均完好地交到了人民手中。

在川黔边播下革命火种

为便于开展活动,向天培由宗诚小学转到笋溪中学任教。

笋溪中学是当时津南唯一的初级中学,学生大部分来自贫苦农家,年龄偏大,敢闯敢斗,有一定的是非观,容易接受革命道理。校长苏灿瑶为人正直,对党了解、同情,这些客观条件,为向天培开展工作提供了良好环境。1947年,他在学校发展了4名党员。1948年,成立了菜家区委,他在学生、工人、农民中发展了90多名党员,建立了学校支部。党组织以菜家岗的笋溪中学为中心,发展到蔡家、龙岭、青平、太平、三合、太和、紫云、柏林、双凤、四面等10个乡,以及大桥、永兴、白沙、石蟆与合江等县境内外广大地区。到1949年,这个地区党员发展到160多人,江津全县党员发展到900多人。在菜家区委领导下建立了1个学生支部、1个工人支部、6个农村支部。

向天培合法地寓党的教育于授课之中。灵活地把党的主张,当时的政治时事,唯物史观等贯穿于课堂教学,不断提高学生的思想觉悟。他利用历史课深入浅出地讲述劳动创造历史,人民是历史的主人,让学生逐步明白了陈胜、吴广、洪秀全、李自成等起义的原因和失败的教训;利用地理课讲述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形势,启发学生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在音乐课上,他教唱《茶馆小调》《古怪歌》《插秧谣》等歌曲,激发学生的斗争热情。

向天培十分重视课余阵地,他将家里的藏书和学校图书室的书都充分运用起来,指导学生认真阅读邹韬奋的《经历》《流亡生活》《患难余生记》,鲁迅的《呐喊》、茅盾的《子夜》、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以及《展望》《观察》《难民》等进步书籍。在他的指导下,全校各班的读书会都搞得有声有色,相当活跃。

向天培所在的笋中,有地下党的学生支部和工人支部,还有重庆《挺进报》事件后疏散来的4个党员和1个社员的小组,政治空气浓厚,师生思想活跃。菜家岗有几个与江津上层勾结紧密的恶霸以及菜家区署乡公所都对这里不放心。恶霸地主、县参议员王饮钦,以向天培爱接近学生,常有客人来往为由,要苏灿瑶校长将其解聘。苏灿瑶以“老师多接近学生是好事,有几个客人不算什么”顶了回去。县长翁活圃带着100多武装人员荷枪实弹亲临学校“视察”,同样无功而返。

到合江开辟工作

1949年初,川东临委召开会议,研究了交叉组织的处理和合江联络站的问题。根据地下党的特殊情况,交叉组织仍保留不变,合江联络站撤消,但工作不能放弃。这次会议向天培没有赶到,是胡晓风参加的。形势紧迫,会议精神需要马上传达下去。胡晓风已决定调任贵州,向天培又远在赤水,特支的两位领导急切寻找接头地点,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胡晓风和向天培在合江校校长胡元烈家接头。

大年腊月三十,两人风尘仆仆去胡元烈家。夜深人静时,向天培和胡晓风坐在铺上,长夜交谈,一夜未眠。

向天培离开胡家后绕道川南回江津菜家,即调但林文(向天培之妻)去合江接替联络站关闭后的工作,同时调去了廖宣敏、文静波、张友珏、曹逐非、金琴羽等一批干部。这些同志均以向先生的名义介绍给胡元烈,被顺利地安排在合江师范校及其附小,以教书作掩护,开展工作。不久,文静波担任师范校教务主任,但林文担任女生管理员,更便于接近学生,开展党的活动。不久,他们便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支部,同时通过学生深入乡村广泛开展社会调查,促进了合江县党的地下工作有序开展。

为革命奔走江南黔北

1949年,向天培在合江工作的同时以川南二工委(即下川南工委)委员、联络员身份,化名陈亚平,为迎接解放奔走于江南黔北的大片地区。他经常活动在贵州省赤水县,开辟新区工作。

在赤水,根据斗争需要他时而穿长衫,打扮作商人;时而包白帕,穿草鞋,挑包箩,像赶溜溜场。他先到旺隆区,建立了旺隆支部,并兼任支部书记。半年后在旺隆、两安、猿猴、土城等地区建立了区临委,同时成立了赤水县临委。

临近全国解放,向天培更加重视对党员的培养训练。在1949年的夏秋,向天培与周平、刘维实等人一道,在古蔺太平渡小河上游麻柳滩的一个地下党联络站举办了为期1周、20多名支委以上骨干参加的党员训练班。会上,向天培要求全体党员提高革命警惕,坚持团结战斗,为迎接解放,配合接管,做好工作。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向天培真正做到了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他先后担任过綦江县委书记、川东区党委统战部党派科科长、西南农学院办公室主任、党总支部副书记、重庆市委宣传部肃反办公室副主任、高教处处长、学校教育处处长、重庆市教育局党组成员、重庆市教师进修学院副院长、重庆一师教导主任。但在极左路线下,向天培屡遭迫害,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折磨,于1969228日在重庆第一师范学校含冤去世。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向天培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197969日在重庆第一师范学校举行了隆重追悼仪式。重庆市教育局领导在悼词里对向天培的一生作了高度评价。

 
编辑: 红色春秋 【关闭本页